张伟副教授做客CCTV-NEWS节目探讨中国法治和人权事业的进步

张伟副教授做客CCTV-NEWS节目探讨中国法治和人权事业的进步


2016313日,人权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张伟副教授做客CCTV-NEWS“对话”节目。同时参加节目的还有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四庭庭长张勇建。

本次访谈聚焦两会,主要围绕两高的工作报告探讨中国法治的进步和司法改革进程,并对中国在人权事业的促进方面进行了讨论。

2016313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举行第三次全体会议,听取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关于最高人民法院工作的报告,听取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关于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的报告。报告显示,2015年是中国反腐力度最大的一年,中国检察机关在2015年对令计划、苏荣、周本顺等41名原省部级以上干部立案侦查,对周永康、蒋洁敏、李崇禧等22名原省部级以上干部提起公诉。在两高报告中,打击暴恐犯罪都处在重要位置,2016年各级法院将深入实施国家安全法、反恐怖主义法,严惩煽动分裂国家、暴力恐怖等犯罪。同时,为减少司法干预,中国推进跨行政区法院建设,在北京、上海进行了跨行政区划检察院试点改革。司法机关将在未来改革中构建开放、动态、透明、便民的阳光司法机制。

2015年中国在推动法治建设方面有何进步?中国领导人会继续推进反腐败斗争吗?中国对于人权的促进已经做出了适当的努力吗?中国的国家赔偿制度是否适应国家社会改革和法制改革的要求?主持人和两位嘉宾结合两高报告,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讨论。

访谈开始,嘉宾们发表了自己对两高报告的看法。张伟副教授认为,两高的报告中都强调了对人权及人格尊严的保护,这在过去是十分少见的。可见在司法发展过程中,人权已逐渐呈普遍趋势,并且这种趋势将一直持续,这是一个良好开端,未来仍应继续努力。同时,张伟副教授也指出,在过去的30年中,中国通过立法和司法体系建设对人权的保护做出了努力,但人权事业的促进是一个过程,短期内中国仍需注重人权立法、健全体制、培养公众人权意识、培养合格的司法人员,目前中国依然处于人权发展的初始阶段。

关于2015年中国的法治建设问题,张勇建法官指出这已不再是关于是否应该施行法治原则的问题,而是一个怎样去施行法治原则的问题。张伟副教授认为,之前人们都还认为法治并不适合中国,而近几年中国都在公开讨论法治问题,并且人们对法治的呼声越来越高。对于法治,现在大家大多都在讨论技术层面的问题,而不是以共同价值观的角度去分析。在法治原则下,中国在推进依法治国的进程中对人格尊严和人权的尊重与保护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关于如何理解中国共产党和法治关系的问题,张伟副教授认为,党领导立法也是法治过程的一部分。在中国还有许多除共产党外的其他党派,而共产党只是中国的执政党,并不能为所欲为。共产党必须遵守党规党纪、遵守宪法和法律。政党不能僭越宪法,中国共产党必须遵守中国宪法。在此体系下,中国共产党领导法治的进程也是法治要求的一部分。

关于2015年中国反腐的问题,张伟副教授认为,作为反腐的一部分,党和政府推行了一系列的机制来预防腐败,比如向公众公开政府官员的收入。这些简单的小举措慢慢会有助于形成一种反腐文化,使得公众可以监督任何政府工作人员,相信这种反腐文化会在中国盛行起来。对于反腐制度化的问题,张伟副教授提出,构建公开透明的阳光社会十分重要。透明观念对于中国来说并不陌生,在某些时期中国的确存在透明文化。长远看来,如果多加重视提高社会透明度,中国社会将变得更加纯净透明。

节目随后讨论了中国在人权促进方面的进步。张伟副教授认为,过去中国政府和社会各方面对人权教育所做的努力取得了良好的成果。中国制定了国家人权行动计划,各个政府机构和公共部门都从不同的职责层面承担着人权教育的责任,比如司法人员在职业培训中学习人权理念并在司法过程中引入一些基本人权原则、学校进行人权教学等。

之后,主持人以聂斌案和呼格吉勒图案为例,与嘉宾共同讨论关于纠正司法不公的问题。张伟副教授认为,这也许是一个新开端新现象。社会大众的人权意识已逐渐提高,中国许多民众都能接触感受到不同国家的文化,并向其他国家学习,也更加强烈地希望改善自己的生活。

节目最后就国家赔偿制度进行了探讨。张勇建法官就我国国家赔偿金计算问题、中美国家赔偿制度差异及我国国家赔偿制度特点等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张伟副教授讨论了国家赔偿制度的标准和程序问题。张伟副教授提出了“冤狱赔偿”的概念,意即人们能够证明自己无罪、应该能够获得司法救济。关于标准问题,他认为赔偿金的计算是一个评估的过程,要得到令人满意的解决方案尚有时日。

 

(人权研究院2015级硕士研究生 聂小菁 根据视频整理)


具体访谈内容,请观看完整视频:http://english.cntv.cn/2016/03/14/VIDEyCbShMOfyTNIz32bP7Pi160314.shtml